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31st Mar 2011 | others | (22 Reads)

沉默的尊嚴

轉載

日本修訂 311八點九級地震為九級,數字已經不能說明什麼。眼看福島核電廠爆炸,輻射疑慮讓救援雪上加霜。此時的日本人,依舊沉默着,機場鐵路井井有條,重災區居民無語(更有可能是失語)望蒼天,便利店貨架一掃而空,但還沒有餓倒街頭的後地震慘劇發生過。在仍然寒冷的日本三月,大災難發生了多天,人們還是老樣子,默默承受災劫,寒風中上街排隊取水、排隊買限量食品、排隊打固網電話、排隊入住避難中心。這是一個多麼奇異的排隊之國,縱使重災當前,秩序依然亞洲第一,跟動輒插搶打刮的盛世好同胞一比,亞洲第一的日本國民,不食人間煙火,沉重、內斂、知命,就算日本的經濟已經遭中國盛世超越,國民人文質素還是遠遠拋離中國。大難跟前,災民沒有失儀喧嘩,政客沒有抽水控訴,明明是受災的苦主,但沒有苦主的霉氣,日本人以沉默保衞自己的尊嚴。這樣的地方,安徽阿勇之流是沒法逞兇的。
反之,打算先使未來六千元的香港人,因為旅遊套餐不能退款,硬住頭皮出發,看着惹人生氣。這些人,一旦遇到阻滯,肯定又要特區包機。而抱怨港府沒提供協助、無穿無爛,只求盡快拍拍屁股離開的港人遊客,是港孩的成年延續版。這樣,就等那個騎呢闊佬陳光標趕去日本派一百萬賑濟好了。

(陳也)


| 30th Mar 2011 | others | (19 Reads)

輻射與沙士

日本人一定會和我們一樣,雨過天晴的。

轉載

日本的核輻射事故讓我想起八年前的沙士疫潮。

那個年頭大家都對香港發出旅遊警告,大家都把香港來的旅客當成帶菌者要隔離七至十天才可以自由活動,甚至香港付運的貨物也要特別小心處理,擔心有閃失會令病毒溜進本土。原來繁榮喧鬧的中環、金鐘購物區變了「死城」( ghost town),外地遊客看不到蹤影,本地人同樣避之則吉,不敢到公眾地方消費進餐,那份冷清與肅殺現在想起來還感到很不真實。

記得四月中某一天因為困得太久了,冒險約朋友到金鐘某大酒店碰頭午膳,想吃點好的鼓舞一下精神。到達約定的酒店 cafe還以為走錯了地方,偌大堂皇的餐廳只有三枱人客,有一半地方的燈光調得黯淡了,一派快將關門的模樣;侍應勉強抖擻精神招呼我們,但沒有被口罩遮掩的眼睛「出賣」了他,把他的茫茫然與無望都清楚展示。點菜的時候他盡量不帶感情的說 salad buffet暫時不做了,但還有幾款午餐可以點。胡亂點了湯和牛仔肉,吃下去絲毫感覺不到肉味,嚐到的只有一片片蒼涼。

不過,最難熬是那份沉鬱與等待。從三月下旬開始,疫情就纏繞不去,到淘大花園E座封樓更把大家的恐懼推到高峯。往後等了又等,等了又等;街道洗了又洗,雙手洗了又洗,沙士感染個案還是一宗接一宗。好不容易有一天半天沒有新個案,第二天壞消息又再來襲。拖拉了三個多月,沙士才總算告一段落,惶惶不安的日子才總算過去。

今次福島核事故已拖了三個星期,還未看到黑暗盡頭的曙光。災區附近居民、東京數千萬市民現時的沉鬱與惶恐,只怕跟八年前的我們差不多。

·         盧峯


| 29th Mar 2011 | others | (19 Reads)

以當日本人為榮

轉載

東浩紀(日本作家)

地震、海嘯、核事故,我們現在全都知道發生了什麼事。雖然具體情况有待評估,但有一件事是清楚的:日本人對自己國家的看法,開始比過去最少二三十年都更要肯定。

日本是不幸的民族,自二戰戰敗後,甚少對自己的國家或政府感到自豪。近二十年此情尤甚,經濟在泡沫爆破久長久蕭條,首相換人不斷,政策難產,人們對政治憤嫉。1995年神戶大地震後政府反應不力,更深受民眾批評。

今次卻不同。當然,傳媒對政府和電力公司仍窮追猛打,但支持的聲音也頗強。內閣官房長兼救援工作發言人枝野幸男成為網上英雄,自衛隊的救援工作也獲得讚揚。

我從來沒見過日本人這麼深入思考和討論「公共」的問題。不久前,日本人和政府才被批評猶豫不決和自私自利,現在他們卻勇敢地共同拯救國家,就好像日本人完全改變了「性格」似的。

奇怪地,如今日本人都以當日本人為榮了。當然,有人會說這種「性格」不好,可能演變成民族主義,網上已開始有這方面的關注。但我仍希望在這現象中看到一絲希望。

災劫經驗 刷新了信任

地震前,日本是個膽小的國家,擔心會走向衰亡。但也許日本人可以利用今次災劫的經驗,以刷新了的信任一起重建社會。

外國傳媒對日本人面對災難的沉著和道德行為嘖嘖稱奇,其實就連日本人自己也感到驚訝。「唷,如果我們用心,是辦得來的。」「我們到頭來也不是那麼遜的民族啊。」這是過去幾天日本人的感覺。

我們能把這種感情延續多遠呢?這將視乎復原是否成功,不僅是從當前浩劫,還是從二十年來長久蕭條絕望的復原


| 28th Mar 2011 | others | (18 Reads)

Hope for Japan

康復之路雖然很長,但笑顏一定會重臨的。


| 27th Mar 2011 | others | (19 Reads)

《希望‧村上龍

轉載

地震發生當天,我從橫濱市的家出發,前住東京    新宿的酒店。

才走進房間,就地震了。我知道自己可能被埋,抱了水、曲奇餅和白蘭地,躲進堅固的書案下。

很快,酒店內就有緊急廣播:「本酒店的構造絕對能抗地震,沒有倒塌危險,請各位客人不要離開酒店。」廣播重複了好幾次。最初我也懷疑這話的真確性,會否只是酒店管理層想讓人冷靜而已?

正是那個時候,我採取了我對這場災難的基本態度——我會相信比我擁有更多資訊、更熟悉情况的人們和機構。我決定相信酒店不會塌。結果,它也沒有塌。

人們常道,日本人會服從於「團體」的規則,擅於在逆境中組成合作體制。如今,這說法是毋庸置疑的,英勇的救援和賑災行動持續不斷。

日本人服從於「團體」規則

不過,當脫離了團體的視線,我們一樣有自我中心的行動傾向——幾乎就像是反叛。我們也正在經歷這情况:大米、食水、麵包被掃清光,汽油售罄,人們慌於搶購囤積。個人對團體的忠誠受到試練。

這刻,我們最關心的是福島核反應堆。到處充斥了混亂和矛盾的資訊。有些人離開東京,但大多數留下來。

我想留下來,跟家人、朋友和所有災民一起,我想給予他們勇氣,正如他們也帶給我勇氣。

10年前我在一本小說中寫到,一名中學生在國會內說:「這個國家什麼都有,唯獨沒有希望。」

今天,情况相反。避難所糧水藥品嚴重不足,東京電力短缺,我們的生活方式受到威脅。日本人失去了所有這些,但卻重拾了一樣東西:希望。

迷失於繁華的我們,再次撒下希望的種子。所以,我選擇相信。

*文中提及的小說是《希望之國》


| 26th Mar 2011 | others | (21 Reads)

死的尊嚴

轉載

日本救援隊斂葬死難者,把遺體裝進薄木棺,千人合葬。合葬也很講究,不是胡亂推叠,一個大坑,棺木一具具排好,每副棺之間還有一塊薄薄的木板隔開。
即使離世了,也要尊重一點點隱私,棺木之間,還用一塊長方形的木板隔開來,日本人的體貼和溫柔,令人垂淚。
去日本旅行,在機場入境,海關的關員,如果要打開旅客的皮箱,會把皮箱先橫放在櫃枱上。
還沒打開皮箱之前,日本海關官員會把一塊白色的小屏板,放在皮箱側面遮着,後面還在排隊的旅客,就看不見前面那一位的行李裏的內容。
因為箱子打開,會有毛巾、牙刷、內衣褲,都是旅客的私隱物品。海關檢查行李、職責所在,但不可以讓後面排着隊不相干的人,窺見受查者的行李內容。
對於人權、關懷到如此細微的地方,連歐美國家的心思也沒有如此周到,日本這個國家,在世界文明之巔,太陽出來的時候,這是最先見到破曉旭日的國家,日本沒有辜負造物主的期待。
鄰國的公廁,即使在城市,許多也缺了門板,尤其在「文化大革命」時期,人蹲在上面,眼瞪眼,一面抽煙看報,一面還可以搭訕、私隱剝奪得赤裸裸的一絲不剩,人就沒有尊嚴。沒有尊嚴,告密和偷窺,靈魂中最齷齪的事很自然地都幹得出來。
日本的救援人員說:安葬這麼多死難者,於心尤為不安,因為剛把他們從瓦礫裏挖出來,隨即又回葬深土,死者是會不舒服的。日本人多火葬,遺體太多了,火葬場工作忙不過來,於是土葬。
電影「殯儀師的奏鳴曲」,講大去的尊嚴,不就是這個意思?日本人在災難中默默示範着高尚,怪不得這個國家的存在,有那麼多人眼紅牙癢癢的心理極不平衡,天工開物,孤高的老鷹,就有遍地的麻雀,意在襯托和反照萬物的不平等。不平等,記住,是正常的各有宿緣的果報。連歐美都在口瞪目呆的欣賞,可笑是還有許多失敗的人酸溜溜的發洩怨恨。放鬆一些好嗎?日本即使沉沒了,也不表示閣下身上多了一塊肉,還以為地震真的對生靈帶來點啟示,可惜對於冥頑不靈的人,一點也沒有,酸恨如故。

(陶傑)


| 25th Mar 2011 | others | (21 Reads)

1300歲的酒店

轉載

從仙台巿中心坐巴士至秋保湯元,一下車,便能看到一個氣質深沉、肅穆、莊重、內斂的建築群。那是佐勘酒店。沒錯,建築也是有氣質的,它來自外在的環境,也來自建築物的擁有者。那是一個多月前的事,我和朋友被這座陌生的酒店吸引,久久不願移動腳步。
晚上回到巿區,無法遏止對一座陌生建築的好奇和思念,上網查探,才知道它原來已經 1300歲,經歷了 34代人,由 6世紀經營至今,由當初的皇室御用溫泉變成溫泉酒店。了解了它的歷史,就不是驚艷,而是敬畏了。一間酒店能活到 1300歲,當中該有多少人的放棄、隱忍、成全?那是一代一代的人堅守他們共同的信仰才能傳承的事業啊!幾乎就在那一刻,我和朋友決定每年去一次仙台,每次去佐勘住一、兩晚。我們多少是有一點朝聖心態的,兩個沒有宗教信仰的人,崇拜的,是碰觸到我們心靈的至美人性的力量。
311
之後,日本人在巨大的天災面前表現出的克己、自律、嚴謹、謙卑、堅忍、團結讓我們動容,卻又不覺意外。那就是大和精神,日本人道出了天、地、人相處的要義:和。人與人和,並恪守天命。所以,他們可以在一個充滿危機感的環境中活出平和的極致。
一個擁有 1300歲酒店的民族必能從災難中迅速復元,重建家園。如果它真的不見了,那可能是上天不忍讓這樣一個民族置身於自相殘殺、人性扭曲的亂世。它實在高貴得與這世界格格不入。

·         (高慧然)


| 24th Mar 2011 | others | (25 Reads)

原爆生還者:輻射難民一生被歧視

311大地震的核災受害人備受歧視。一名「輻射難民」向厚生勞動省報稱,災後到了鄰縣,想入住酒店,但受到拒絕。一位婆婆更坦言,當局公佈的核輻射數據不可信,災民肯定會受歧視。「( 1999年)茨城縣發生過核輻射事故後,我至今都沒買過那兒出產的番薯。今後大家也不會買福島的產物。」
廣島和平紀念館館長前田耕一郎指出,擔心是正常反應,但警告政府處理事件欠透明度,令公眾無知,會引致過敏反應。「原爆倖存者就是因為無稽的揣測而受到極端歧視。若當局解釋清楚輻射的影響,可避免情況重演」。

他們已要受身體的痛苦,還要被歧視。


| 23rd Mar 2011 | others | (15 Reads)

《櫻花》

日本櫻花季就快到了,等到櫻花滿開的時候,一定能拯救日本人的心靈,獲得療癒,萌生重新往前走的勇氣;隨着櫻花在全國開放,日本國民勢必能重新站起來。


| 22nd Mar 2011 | others | (15 Reads)

「只要活下去…更堅強」

《活出堅強》歌詞中的「眼前盡是不願明白的現實,與不想看見的事物,即使如此我們還是必須前進……只要活下去,在那之苦難中若能看見希望的光芒,請一直一直相信,總有一天我們一定能變得更堅強……」更是句句打動人心,不少聽過此曲的日本網友都感動地說:「好像燃起一線希望!」


Next